三级网站

行業新聞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>行業新聞

生物產業規劃出爐 百億級企業夢遭培育難題

【字體: 】 發布日期:2013-01-09 15:11:52  點擊次數:702
“下一個世界首富,將誕生于生物領域。”微軟創始人比爾·蓋茨曾作出這樣的預言。而在他看來,生物領域中的生物制藥產業又將最可能為人類帶來革命性變化,該領域的任何突破都將為人類帶來巨大的經濟和社會效益。
 
2013年伊始,作為我國戰略性新興產業“重頭戲”的《生物產業發展規劃》(以下簡稱《規劃》)終于落地。根據《規劃》,2013~2015年,我國生物產業產值年均增速保持在20%以上;到2020年,生物產業發展成為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。“2013~2015年,要在生物醫藥、生物農業等領域形成一批年產值超百億元的企業。”
 
然而,不僅現實到夢想還有很長一段距離,生物企業們在成批走向“百億級企業”的路上,也遇到了現實難題。
 
“生物企業跟大多數新興產業一樣,處于粗放式發展的階段,這個階段的典型特點是技術分散,中小企業很多,暫時沒有主導性的企業去做產業整合的工作。”昨日,接受采訪的安信證券分析師羅焯向記者表示。
 
百億級企業培育難題
 
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產業經濟研究部部長馮飛曾在公開場合表示,我們與生物技術強國仍有較大差距。我國生物產業基礎研究與發達國家的差距在5年左右,產業化的差距在15年以上,而且有進一步擴大的趨勢。
 
以生物醫藥領域為例,盡管最近幾年一些黑馬異軍突起,但整體實力仍有待提升。
 
據第7屆中國制藥工業百強年會透露,在制藥工業百強企業中規模在100億元以上的有11家,50億~100億元的企業23家,20億~50億元的企業51家。
 
目前A股醫藥企業里年收入達到百億規模的并不多,如上海醫藥2011年實現營業收入549億元,云南白藥2011年營業收入為113億元。
 
如果按照20%的預期增速要在2015年達到年產值過百億,那么就意味著2011年的年收入要至少達到48.2億元(記者推算)。該規劃公布后受到追捧而暴漲的股票中,廣州藥業的屬于年收入較高的隊列,其2011年年收入為54億元,按照年增速20%來算,2015年的年收入達到近115億元,可進入“百億俱樂部”。白云山A2011年年收入為38億元,還需多加努力,而紅日藥業、達安基因、博雅生物2011年的年收入分別為5.6億元、4.6億元、1.97億元,到2015年距離百億大關差距甚遠。
 
針對《規劃》提出的目標,接受記者采訪的西安漢豐藥業有限責任公司市場總監孫輝認為,“目標是大了點,但至少千呼萬喚始出來,算是有個方向吧。”
 
不過,在數字的差距之外,百億級企業的夢想還遭遇諸多現實難題。
 
九州通高級政策研究員米愛國向記者分析稱,第一難點就是研發,生物藥,非常難,需要資金、技術、人才;其次就是銷售,我國公立占75%以上市場份額,執行省級和順加加價15%的差價率管制政策,禁止二次議價,所以只有建立高定價大回扣營銷體系藥品才好賣。即沒有正常的競爭。
 
孫輝也補充說,行業科研與產業結合不夠緊密,行業集中度不夠,缺乏有核心競爭力的龍頭和有創新力的小企業群體。此外還面臨國際化競爭愈演愈烈的局面。
 
“最大難點在于國內的企業格局長期以來盛行‘國企唱花旦,民企唱青衣’的模式”,中投顧問高級研究員薛勝文對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表示。該模式不僅制約雙方在管理體系、技術水平方面的創新性發展,也極大地阻礙我國經濟的跨越式前進。因此,對市場經濟體制進行改革是刺激經濟發展、培育百億級企業的首要前提。同時,體制中相關行業規范、法律法規也亟待完善,以保證體制改革、體制發展、企業轉型在安全穩定的環境下進行。
 
與孫輝認為“目標大了點”不同,長江證券醫藥分析師鄒朋認為,應該說20%增速的目標不是很難達到。米愛國也表示,這個目標好像不難,符合醫藥行業的增長速度。百億企業不見得是難事,難在可持續性。
 
政府的角色不可或缺
 
“從長遠看,我很看好生物產業。應該說前途是光明的,道路是曲折的。”接受記者采訪的孫輝如是說道。
 
在這個產業發展壯大的過程中,政府的角色顯然不可或缺。
 
“在醫藥‘十二五’規劃出臺這么久以后,(《生物產業發展規劃》)才出來,(政府)應該是有所考慮的。”孫輝認為,這一次,政府至少給了產業一個目標,給了企業一個方向。
 
他并指出,在實現上述目標的過程中,政府應一方面鼓勵自主創新,一方面刺激行業洗牌。具體而言,要鼓勵生物科技創新,給企業創造良好環境,推動產業鏈協同發展及國際化發展。
 
對此,羅焯向記者表示,生物企業跟大多數新興產業一樣,處于粗放式發展的階段,這個階段的典型特點是技術分散,中小企業很多,暫時沒有主導性的企業去做產業整合的工作。“在我國,這樣的角色往往是由政府擔當,但是從多晶硅、風能產業的發展來看,政府引導的新興產業發展模式是有很大缺陷的,市場體制的技術創新缺乏,創新企業的市場扶持不夠,是主要的矛盾。”
 
但米愛國表示,政府其實只要建立公平競爭環境就好,不需要再多扮演其他的角色。
 
不過,以生物醫藥領域為例,華寶證券一位不愿具名的醫藥分析師向記者分析稱,“我們認為如果需要誕生一批年產值超過百億元的企業,可能只靠企業的內生增長并不是很容易,如果有政策的支持,會比較容易達到。行業本身的發展就是不斷做大,但要是地方政府能夠有比較多的推動政策,比如區域企業的重組并購,生產鏈上下游的合并等,龍頭的企業、大的企業會更快出現。”
 
他還稱,生物醫藥行業本質的推動是人們對醫療保健的需求,企業并不會因為政策的出臺而較大的調整自己的生產和經營。但是政策的作用還是還明顯的,比如今年的疫苗類和生物類獲得的補助力度是比較大的。研究新品和新藥的風險比較大,但是如果這段期間國家的支持比較多,有實質的財政補助,在具體的研發項目上對企業支持,這樣企業也會加大相應方面的研發力度。今年華蘭生物、沃森生物都獲得了比較大的支持。
 
“支持創新藥進入醫保目錄的思路,將對產品突出及研發型企業有比較大的支持,因為外界總是說中國的醫藥是低水平的重復,但是很多時候由于風險太大,企業不敢做太多創新的研究。現在國家分擔一些風險,企業也會更樂意去做。”上述不愿具名的分析師補充道。
來源:每日經濟新聞   編輯:系統管理員
文章評論
正在加載,請等待……
用戶昵稱:
聯系電話:
電子郵箱:
評論主題:
評論內容:
   
?